孑然°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盗笔/全职/霹雳/三国/刺客/哑舍
尸系 放飞自我 修仙中……

昨天去看了场电影……[blablabla]
感觉少女心爆棚……
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迅速回坑x
emmm林秦一生推!!!不解释了!

[黑遍全联盟]全职青蛙

全职高手+旅行青蛙
叶修
它成天叼着根烟,并且自带嘲讽技能,看起来万分欠揍。活脱脱的一只叛逆蛙。

喻文州
它很乖巧,超级可爱的。它会给你寄来很多照片和当地特产,让你这个老母亲万分欣慰。和叶某形成鲜明的对比。(划掉)

王杰希
总体来说,这只蛙还是比较完美的。就是……大小眼。看上去有点滑(ke)稽(ai)。它整天神神叨叨的,总爱躲起来写日记,或者看电脑。(看/写的什么你们脑补😏)想让他出去,结果死也不从。老母亲操碎了心啊。(没错我就是黑粉😏)

周泽楷
一只安静的美青蛙。总是静静地看书。超级想让人吧唧一口。(不是吃掉他……)笑起来暖极了。(诶青蛙会笑嘛?纯属某个老母亲的联想啦)

黄少天
早上说。晚上说。出门说。回来说。绝对话痨属性。常常把木头削成一把剑。(嘿嘿 剑客夜雨声烦已上线)

韩文清
它总是板着脸,万分严肃。一般人根本不敢靠前。它回家时不会带来照片,但会带来许多特产,也挺孝顺。据说死敌是叶某。

张新杰
一只患有重度强迫症的蛙。它的作息时间特别规律,到点准睡觉。让你这个老母亲省大心啦。
听说它看到王某某的眼睛会感觉很不爽。

张佳乐
它绝对是呆萌属性。喜欢粉红的小花花。爱吃零食。运气超好,总能带回超稀有的照片。(吸一波欧气~)

孙翔
一句话概括:二到家了。它做事根本不动脑子,而且脾气暴躁。哦对了,它还特喜欢六个核桃,出游必备。

[黑遍全联盟]记国家队队员们醉酒后。

(第二视角√)
叶修
他嘟起嘴,笑得一脸娇羞(什么鬼),拉住你的手,摇晃了一阵,撒娇道:“要抱抱。”

喻文州
他蹦蹦跳跳地跑到你身后,用力地拍了你一下。你回头时,就看到他在龇牙咧嘴地笑。你感觉有点bug,问候了一下。而我们待人和气的喻队呢,则轻蔑地瞥了你一眼:“要你管?!”

王杰希
他被人灌醉了。倒在桌子上。突然,他站了起来,大小不一(划)的眼睛闪烁着bling bling的光芒。他大喝一声:“尔等刁民 见朕还不跪下!?”
“吾皇,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听罢,他得意地笑了笑,“王的荣耀!”
然后继续睡。
目瞪狗呆。

周泽楷
要说他内心戏足 我信。可是!!!
“诶今天咱们一起回家吧我怕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话说我感觉我有点晕是不是喝得有点多啊没事没事哈哈哈咱们回家吧快快快!”
好吧我怕了。

韩文清
他不再板着脸,笑得一脸×× (到底笑成什么样呢 靠你们惊人的想象力了😏),歪着头打量你,完全一副小女人姿态,可爱至极。(划、划掉!)

黄少天
惊现沉默寡言黄少天。他睡着了。毕竟一话痨,突然闭嘴也不习惯,你想把他叫起来。
“啊啊啊我不吃秋葵我不吃秋葵!!!不吃秋葵不吃秋葵不吃秋葵不吃秋葵啊啊啊啊!!!”
还是别叫他了。让他在梦中挣扎吧哈哈哈。

张新杰
现在已经是夜里一点半。而作息时间规律严重强迫症的完美主义者张新杰呢,还嚷着要起来嗨。结果,嗨了没半个小时,就睡着了……QAQ

张佳乐
他叼着一支烟,眼神轻蔑。突然,他冷笑一声,“呵,人生。”
给跪了给跪了。

瞎子,生日快乐啊

       我刚入盗笔时,就迷上了黑瞎子这个人物。
       可以这样说。吴邪是个经历生死后改变自己的普通人。张起灵是个无数痛苦穿身而默不作声的人。胖子是个普通人,但他已学会如何放下如何埋葬。解雨臣是个肩负着家族重任,在痛苦的缝隙中仰望阳光的人。
       而黑瞎子呢。他比张起灵还要可怜。他不但吞下命运给自己的痛苦,还扩大了廉价的快乐展现在脸上。就像弥勒佛,笑面,却冷心。
        还记得,重启第一百二十章。
        “小哥和黑爷 都没了”。
        看到这句话时,我真的慌了。我从未想过那两个强大如神佛般的男人,竟折在了斗里。
       从那一刻开始,我每天就疯了似的等着重启更新。
       等到最后,还好,他没事。
       如释重负。
       其实我最希望的结局是,黑瞎子治好眼疾后,在雨村安安稳稳地生活。
你太累了,该歇歇了。
       生日快乐。

【吴邪】梦回还

无cp向。幼儿园文笔……
绝对新人 文笔渣 跪求不喷emmm
下面 正文开始↓
————————————————————————
现在的吴邪,已是一耄耋老翁。失了天真,也不再无邪。
那夜,他又梦到了些什么。已经连续三天了,重复着梦到同样的事和人。
梦中他见到那个天真若孩童的人,十年已至,青铜门开,邪入长白。见到了三叔楼下身背古刀寥寥背影,青铜门后寻终极。见到了台上戏子任青衣飘舞,媚笑连连,台下心狠手辣解当家,纵有万般无奈,到头来终究孑然一身。见到了蛇沼鬼城中瞎子笑得肆意,却无人得知他的伤痛。见到了七星王宫中胖子头顶瓦罐嬉笑怒骂,却不见那人望天边云彩痛哭流涕。见到了一个疯子,铜铃声响枪声尽,高粱曲终泪凄惶。见到了一个骗子,一笺信隐了踪迹,苦寻终极,却失了佳人……
当然,还见到了更多。看到了铁三角在戈壁上对酒,雪山上诵经,草地上望月。看到了曾经那一行人有说有笑地走在雨村……
可惜啊,曾经 曾经。
那些人早就离他远去了啊,或是说 阴阳两隔。
吴邪醒了。准确地说是哭醒的。
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此时却哭得像个孩子。

次日,他去世了。他走得很安详,很平静。而且还是笑着走的。
听邻居说,他那天晚上说自己这辈子活得毫无遗憾。
哦对了,他还说他梦到了家人。